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六十三、六十四、六十五)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书本网

六十三

灾难是催人成熟的催化剂.

那个天,我成熟了.

洪水退去,安置好.我再去上学的时候,已经开学很久了.

火车上人很少,一如我的凄凉.

过了山海关,我才想起是去上学,学校里还有老师,同学,剧社,白静,梁枫......我心里也莫名其妙地有了一丝不安.( 网:www.sanwen.net )

我想必须要赶在下火车之前,让自己起来.

我抬头向四周看了看,空荡荡,几个旅人都躺在椅子上睡觉.错过了时节,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享受.坐了这么久火车,第一次买硬座享受卧铺的待遇.我也躺了下来,也许是累了,很快就睡着了,很深,连都忘了做.

清理车厢的列车员把我叫醒来的时候,火车已经进站多时了.幸好是终点站.我背上自己那个干瘪的背包下车了.

站台里人也很少.习惯了那种摩肩接踵,忽然轻松下来,让我有点不习惯.

我出站口的时候,被梁枫一眼便看见了.她高兴地不停向我招手,等我出来,便双脚并拢一蹦一跳来到我跟前,说,你终于回来了.

我问她,你怎么在这里?梁枫羞赧地笑了笑说,我每天都来等这趟车.我知道你会坐这趟车来的.她说完看了看我,然后,来拿过我的包.我没说什么,径直向外走.

阳光很好,天气却有点凉飕飕.东北的天气一直有种干净凉爽的味道,象冷水里浸泡过的黄瓜,又象山村的小家碧玉,既无贵妇的胭脂味儿,也无穷汉的污垢味儿.

我站在台阶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呼出来的时候,一位穿着破旧军训装的男子过来对我说,小兄弟,求你一件事.

我看了看他,说什么事?于是他满脸忠厚地告诉我,自己是一复员.......等他再三保证会还给我,会报答我的时候,我才听明白,他要我给他点钱.

看来我的形象还是比较善良而且富有同情心的,我对他有这样的眼光感到满意,于是,手便摸向了口袋.那位军人象是听到解放军消息的农奴,满面期盼,充满喜悦的目光地盯着我的手.

梁枫走过小儿癫痫病哪可以治来嘻嘻笑着对他说,钱又被人偷了?还没找到你家亲戚呢?然后对我说,这个人力不好,老是记不得已经骗过谁了.她第一次来火车站接我就给过她钱了,但是每次遇到,还是用这个理由.那个人听梁枫说完,看了看她.咧嘴笑了,顾不得问我要钱就走了.走了很远还回头看着梁枫乐.

我和梁枫边走边乐,感叹这世界好人难做.

梁枫把我的包拿下来.她跟在我身后问我怎么这么晚才来学校.害地她每天都来等一次.然后又抱怨说,暑假里也不打个招呼就走了,好狠心.

我心里象是被扎了一下,对她说,我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来和她没关系.

梁枫愣了一下.冲我做了个鬼脸说,脾气见长啊.我还是你女呢.

我站住转过身面对她说,梁枫,我有女朋友,我女朋友叫白静.

她抿了一下嘴唇,说,我知道啊.不过,咱们暑假里不是说过嘛.我在假期里是你女朋友......

“梁枫,我不想再解释什么.那天晚上你说过的,只要我当时真正把你当做恋人,开学后,你会尊重我的选择的.“

“我......“

“我的女朋友是白静.“我截断她的话.

“我在这里等了你这么多天,你不会一见面就这么伤害我吧?“

“谢谢!“

“嘻嘻.我就知道你没那么狠心.“梁枫竟然笑地很天真.“虽然,开学了.白静还是你女朋友.但是,我们毕竟也算恋过了,虽然很短暂......“

“已经结束了.希望你能记得你的.“

“我们还没正式分手啊.今天我请客,既为你接风,也为我们正式分手庆祝一下好吗?“

“对不起,我没心情,也没和你分手.你不用再跟着我,我想一个人回学校.再见.“我从梁枫身上拿下自己的包.抛下梁枫扭头走了.

我走了几步,又扭头走了回来.梁枫呆呆地站在那里,看我走了回来,眼睛里露出喜色.

我走到她跟前说,我最后劝告你一句,二胡很不错.希望你......

我的话没说完,梁枫扬手抽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耳朵轰鸣.脸颊火辣辣地疼,没错,是一记耳光.

六十四

癫痫病吃什么好?

如果有前世今生.前世,梁枫和我应该是一对冤家,今生注定了纠缠不清.那些隔着时空的债,到底是谁该偿还呢?或许互相偿还,有时候是把双刃剑,爱与被爱一样受伤.这种偿还何止不是一种无止无休的自我伤害呢.

那天,耳光响过,梁枫的泪珠便滚落下来.

看着她,我忽然心生许多感触.梁枫是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儿,第一次被女吻是她干的,第一次被女孩子打也是她干的.对她,我就像逆着强光.眼前白花花,一片茫然.

梁枫那记响亮的耳光招来了许多人.把我俩围中间.也许威猛的人最见不得霸道,就像老虎不能容忍猴子耀武扬威一样.所以,彪悍的东北人总是无法容忍不公平的事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

梁枫满脸委屈地站在那里.围观的人们都用愤怒的目光看我,指责我欺负人,好像刚才被打的是梁枫.我站在那里想,在中国的道德社会里,某些程度上,男人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

爱打抱不平的人竟然全是男的,七嘴八舌要我道歉,我能听出他们语气里满是怜香惜玉的酸味儿.

我看到远处两个警察朝这边走来,赶忙对大家解释说,这是我女朋友.说完赶快拉着梁枫向外走.要赶快逃掉,据说被警察抓到是会被送收容所,特别是我神形憔悴,象是流浪了很久.

上了公交车,梁枫的眼泪还没止住.我看了看车上的人,胆怯地说,求你了,别哭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说完,梁枫伏在我怀里哭的更加.一对老人互相搀扶着颤颤巍巍站起来,说他们要下车了,让我俩坐他们的座.老人拍拍我的脑袋说,小伙子,别老惹姑娘哭.俩人走一起不容易,要学会珍惜啊.我满脸微笑地对老人说,好的,好的.然后又对梁枫说,不哭了.对不起哦,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那天,看着老人很赞许的冲我微笑.我一遍又一遍默默向自己诉苦,哑巴吃黄连啊!

梁枫伏在我怀里边哭边跟我说,她被好多男孩子追过,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追男孩子.抹把眼泪说还没有男孩子让她落过泪.她边说边抽泣,说她也没想着和我能怎么样,只是喜欢我嘛,想让我对她好一点.说自己从开学到现在天天来接我,对我那么好,我却那样伤害她......

我默默地替她擦着眼泪.她甩开我的手说,不用假惺惺.并说癫痫北京哪家医院治的好让我放心好了,以后她不会再找我了.

六十五

物理课上,老师说,世界上的万物都遵守对称原理和守恒原理.此生彼消,互相转化.听着他的话,我便趴在桌子上想,也遵守这两个原理吗?有多少爱就有多少恨,有多少快乐就有多少?如果是.这个世界是多么悲哀啊!

这个充满唯心的唯物主义理论让我常常对命运感到畏惧.

暑假的事情,因为事发过急,寝室里除了二胡谁也不知道.

我进寝室的时候,三斤正拿着时候买的望远镜看路上的女孩儿.他看我进来,很吃惊地上下打量着我.只差问我一句,你推销什么?

我问他刚才在干什么?他才反应过来是自己人,伸头看了一下消失在树荫里的说在治疗近视,然后色迷迷地对我说,这是他探索的医学新疗法.看来三斤的医术已经从药疗阶段上升到了物理和心理双重理疗阶段.

我取下皱缩的核桃一样的背包说,恭喜你.以后,我们可以躺在床上对着看书了.

三斤用望远镜对着我看.边看边说.你是不是去西藏了?怎么弄地这么狼狈!然后又说,你和白静现在真是心有灵犀啊.憔悴都能同时进行.

我吃了一惊,问他,白静怎么了?

三斤放下望远镜说还能怎么了?快疯掉了!

他开始翻我的背包,边翻边说你也真够没良心的,人家白静一天好几个电话到寝室,逼得我没少被耗子教训.都什么时候了才来,也真够狠心的,怎么不等放完寒假再来啊.三斤翻了一遍很失望,又翻了一遍,说,怎么什么都没有?拿着背包问我吃的都藏哪里了?我说刚才在走廊里就被大家分吃完了吧.三斤骂道,妈的!咱系的都缺乏素质教育,应该向我学习,从来不吃别人带的东西.

他说着话又拿起望远镜对着我的眼睛认真地看,然后一字一顿地说,湖水里充满了和疲惫,最伤心那眨眼间的憔悴......三斤的小眼睛从望远镜后面抬起来,眨巴着看我,说,你不会是在家被老老妈逼着和村头傻妞成亲了吧.

心里的失意与烦恼加上旅途的劳累,让我无心理他.我坐在床上困意重新袭来.我脱下鞋子准备睡一觉.

还没躺下就被三斤在我肩头打了一拳,说,你真的有新的女朋友了?

三斤这家伙,跟着大鸡没学会洗衣青海癫痫医院哪家好,正规医院更靠谱买饭,就学会了动辄捶人.我说你这几天受什么刺激了吧?别理我,烦着呢.

三斤又捶了我一拳,说,白静真的快疯掉了.你还睡觉?

我忽然想起答应了白静假期去苏州的.但是自从回家到现在还没跟她联系呢.

我坐起来.

三斤已经拨好了电话,递给我.我接到电话,刚说了一句让我家白静接电话.便开始同情三斤.因为,耗子绝对是个决定战争主动权的女孩子.听着她电话里的一连串责问,终于明白那些领导为什么每次开会都能讲几个小时了,看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绝对可以列为与口才的基础课程,嗯,耗子在mm研究会没有白学.

我听完耗子对我的责骂,继而延伸到对男人本质的批判,得出结论男孩子都应该受到惩罚后.小心翼翼地问,我家白静呢?耗子说不知道.就啪地挂掉了.

我愣愣地听着电话里的盲音.然后放下电话,同情地拍了拍三斤说,好兄弟,受苦了.刚说完电话又响了.耗子打过来的,让三斤告诉我去图书馆能找到白静.

三斤哭丧着脸还没说完,我便已经下床去图书馆了.

图书馆里静俏俏的.我到白静和我常去的阅览室.里面几乎没有人,白静趴在一张桌子上,我静静地走进去.她竟然趴在那里睡着了.

桌子上放着英语复习资料和笔记本,笔记本上画满了一只可爱的小猪和一个小美女的漫画.小美女问小猪我可爱不可爱啊,唐天?小猪流着口水傻傻地说,好可爱啊!!!小美女揪着小猪的耳朵说,那你为什么不天天陪着我啊?小猪没了,小美女坐在窗前呆呆地看着鼾睡的.空白的地方写满了.唐天,你在哪里啊?我好想你.

我鼻子酸酸,眼睛发热.

白静趴在那里象个孩子一样睡着,可爱的小脸蛋瘦了一圈,红红的嘴唇不时象吃甜食的孩子一样咂一下.我伏下去,在她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坐在她旁边,轻轻地趴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她.

白静趴在那里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我后猛地坐起,随着大眼睛的睁开,泪水象那年的陨石.我把她揽进怀里,她什么也不说,不停地哭,一边哭一边用粉嫩的小拳头不停地在我身上敲.

那天,我也哭了.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花开盛夏,我们在世乔_散文网

下一篇:城市放牧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