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生命中的那朵君子兰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书本网

有时候,我觉得真的非常适合当一位马拉松运动员,只不过那不是在运动场上。多少次奔跑在情的跑道上,在临撞线的刹那,摔跤了——那种莫名其妙的感受,并没有让我随着的推移而渐渐淡化。

假如,也仅仅是假如,我的初恋能够开花的话,那么今天,她就快六十花甲了。我完全能够进入那首歌——《最浪漫的事》里的意境: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我们一起读完除小学以外的课程,一起代过课,当过民办教师,我代数学,她代语文。早晨去学校总是天蒙蒙亮,晚上回家总是漆漆黑,要翻过的那座山,山顶的那个坳里,风呜呜地啸,偶尔还能听到几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野兽嚎叫。天的时候,手臂粗细的蛇会在路中间睡觉。为了不翻山,我们还钻过隧道。隧道是电站发电来提高落差的。隧道两头都有铁栅栏。我们从大闸门里像猴子摘桃似的,手拉着手吊下去。里面一团漆黑,手电筒的光简直不起什么作用。我说:“要是上游的闸门开了咋办?”她说:“那我们就在这里成了水饺馅子了。”这是一次历险记。

她比我大三岁。这竟然成为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在我的家人的一片反对声中,面对与我同一办公室、教同一年段的她,我选择了离开。

在城里打工时,有了我的第二次爱的经历——巴士奇遇。她比我小三岁,是我的“代”学生,我是她的学生。我对她最深的印象是,他的也就是我的班主任,把我们班干部叫到她家开会的时候,她总是躲在里间朝我笑。世界很小,我们现在就在同一个小城。挤了几次公交后,我知道了她的一些近况:师范毕业,在城里一家小学校教书,未婚。我问她:“怎么还不找个男?”她说:“你不是比我更晚吗?我知道你与我的语文老师对了四、五年象。”

我对她的印象是大胆热烈奔放。当初我代课的时候,其实她就坐在讲台前第三排,天天见面的,她却偏偏要用写信的形式,通过邮局寄给我。那时她还买过三张电影票请我和她看电影,她妹妹还一本正经地叫我做“姐夫”,尽管那时她们姐妹俩都很小。

在同城里,我们彼此心照不宣,没“谈情”,但都感觉是在“说爱”。若干年以后,这个片段的结局是她被提拔进了县教育局,彼此的来往嘎然终止。偶尔有一次在大街上碰到,她说,别问我为什么,就像当年的你和她,她也没有问你为什么。铜仁治儿童癫痫医院,看这里: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甩人和被甩的感觉都经历过了,这一次对我的打击非常大。两次马拉松让我“奔三”了。我感觉中二十至三十这一段时间过得特别快。晚上,在公司的集体宿舍里,我感觉我的内心非常郁闷、烦躁。

现在我知道世界很大了,我也想到了去外面闯荡。那时候,有好多人外出卖菜籽、卖复写簿发了大财,我就跟着去了。复写簿其实就是几张红纸做封面,几张透明纸做内页,中间涂点牛油,一支细木棒书写,撕一下就可以重新书写。几分钱成本要卖几毛钱,当然靠的是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我不善言辞,不是做这种生意的料子。几年下来,算是勉强维持了生命,经济上反而背了一身债务。

那年临近年关,根据旧俗,我是非回家不可了。我不是衣锦荣归,是落魄还乡。回家后,我就像古时候的千金小姐,足不出户。平生的嗜好就是买书、藏书,偶尔回家一趟,行李包中必定是书。那几天有事无事就凑在那盏自制的假山台灯下看看书,三餐都是上楼来叫的。母亲叫我吃饭的时候,会顺便唠叨几句:“你还能安下心来看书?你都三十好几了,你弟都有了。大麦没割,小麦先割,在农村里很犯忌的。”我傻傻地瞪直眼睛,书页模糊起来。

另外有一个人也在为我的大事着急,就是我姐。有一天我姐带着一位陌生人来我家。我姐悄悄把我叫到旁边,似乎想告诉我什么,我先问了:“姐,那男的是谁啊?”我姐立马变了脸色,再不吭声了。这件“婚事”黄了后我才知道,这个理着小平头、长得黑黝黝的人是镇计生站的女干部,是个三十岁的大龄姑娘,每月工资有一千多。多年以后,我还为我那冒失的问话,要不,如今我也是一个公务员的“家属”了。

我忽然想起《天方谭》中的《渔夫的》,那个魔鬼说,“我是个无恶不作的凶神,所罗门把我捉去,装在胆瓶里,用锡封严了,又盖上印,投到海里。在第一个世纪里,我常常想:‘谁要是在这个世纪里解救我,我一定报答他,使他终身享受荣华富贵。’第二个世纪开始的时候,我说:‘谁要是在这个世纪里解救我,我一定报答他,把全世界的宝库都指点给他。’第三个世纪开始的时候,我说:‘谁要是在这个世纪里解救我,我一定报答他,他的三种愿望。’”我觉得我真的有点像那个“魔鬼”,经过了三个世纪的“恋爱期”,到头来竹篮打水,癫痫病可以医治痊愈吗孑然一身。我心说,以后谁要嫁给我,我就好好呵护她,就像呵护我写字桌上的那盆君子兰花。

好长时间我没有出去找,那几天的真是落寞到了极点。兰就是在我人生最低谷时走进我的中来的。

那天,我闲着无聊,到隔壁弟弟家小坐一会,我弟开着副食店,弟媳妇一边看店一边打毛衣。兰来了,左手牵着我的侄子,右手牵着她自己的侄子。当然,那会儿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剪着短发,一副假小子模样,可皮肤比那个同样剪着短发、搞生育的女干部不知白皙多少倍了。她浑圆的脸,眉毛略粗,但眼睛灵动,颇有秀气。她的笑容很耐看,天真、稚嫩,用现在的时髦来说就是笑得很灿烂。因为陌生,我们也就对视了一眼。

她掏出钱买了好几样零食,分给两个小孩。随后领着他们去玩了。也许是我多看了一眼,一转脸,见我的弟媳妇用很一种奇特的眼光在看着我。弟媳妇说:“她是隔壁钟表师傅的女儿,去年刚从村西头那边搬过来,买下了我们隔壁的房子。”于是,我对她就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她跟着她父亲学技术,所以身上的零用钱比一般的农村孩子多。空下来时,就到我弟弟的副食店里买零食。一来而去,与我弟弟弟媳成了朋友,她管我弟弟叫叔叔,管我弟媳妇叫婶婶,所以我也自然而然地成了她的“伯伯”。

当晚,我弟就来我房间给我说亲了,我有点猝不及防,不知所措。我说:“她看上去才十六、七岁的样子,年龄太悬殊了。”我弟说:“她今年虚岁二十,长着娃娃脸,才觉得‘小’一点。其实上她家提亲的人已经不少了。”我说:“再说吧。”我一是觉得这头婚事成的可能性不大,而是觉得有点搁不下面子,要知道,我到了谈情说爱的年龄的时候,她刚刚结束幼儿班进小学读书呢。

有一天,兰忽然领着两个小孩到我楼上来了,说:“我来借本。”我说:“好啊,在书架上,你自己拿。”她把书架上上下下找了几遍,说:“怎么没有了呢,你回来的时候,我明明看见的。”我问:“什么题目,是琼瑶的吗?”她说:“不是琼瑶的,题目忘记了,好像有‘天’两字”。于是,我也与她一起找。好久,她说:“我随便拿本看看算了,以后再找吧。”临别时,她看到了桌子上的那盆花。“这花挺好看的,叫什么花。”我说:“这花叫君子兰。”她说:“这名字好听,是兰花吗?”我说:“不是吧,好像是蒜科植物。”她说:“我也很喜欢兰花的,我姐夫常常去山上挖兰花的。因为我和我姐癫痫病的症状都是怎样的姐的名字里都有‘兰’字。”

婚后她告诉我,是我弟媳妇鼓动她来借书的。她说她本不敢上来借的,是两个小孩子硬拉着她上来的。

兰跟着她学修钟表。那是个苦、累、细心活,她的弟弟就不肯学,宁愿到城里去打工。兰在她父亲的修理桌放了一张修理桌,一边学一边修理,空了就看书,看完了就上我这里借。她看书的速度惊人,不几天就把我书架上的书看了个遍。她原本就与我弟媳妇在来往,加上与我又不在一个年龄段,即使来得频繁,村坊里也没有人会说闲话。

有一天,一位乡干部、也算是我的亲戚来给我做媒了。他想撮合的女方是一个寡妇,工作单位相当好,只是年纪要比我大三岁,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儿子。那女的我是见过几面的,模样还过得去,每次碰面,都是她招呼在先。家里人大多赞成,说“女大三,抱金砖”,娶这样的老婆,将来肯定享福。我心里说多郁闷就有多郁闷。我想起了那位当初比我大三岁,我教数学她教语文的女老师。要是全家当初坚决支持“女大三”,说不定我的儿子或者女儿早已在满地找鸡屎了。

众人都等着我表态。我也不假思索,随口说道:“娶个大三岁的,还不如娶个小十三岁的。”屋内顿时沉默了。我弟说:“我哥原来早有打算了。”我弟媳妇也说:“有你这句话,我们马上去提亲。”我也不辩解了,辩解也没有用,“小十三岁”这个数字太有针对性了。

婚事是相当的顺利,男方的介绍人是我弟媳妇,女方的介绍人是兰的同母异父的姐姐。她俩也是多年的朋友。更开明的我的准岳父。他说:“相差十三年又怎么啦?我与兰她娘也刚刚相差十三年。”

喜日定在三月初三。从第一次见面到,前后就三个月。三月初三是个很有意义的日子,也表示来临了。洞房花烛夜,她在房间里整理书,我看着她的背影,无论怎样看,总觉得她是一个未成年人。我笑着对她说:“以后你看书不用找我借了。”兰说:“以后我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看书了。”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问我:“那盆君子兰花呢?”我说:“房间里要摆你的嫁妆,我把它端到阳台上去了。”她二话不说,又重新把它端了回来。看来她是真心爱着君子兰花的,因为后来有了以后,她的网名叫君子兰,再后来,有微信以后,她的微信名也叫君子兰。我自己也有些感慨,这些年的马拉松,想起来真像做一样,就像这花,不属于你的花,任你怎么浇灌栽培,她开不出花朵。癫痫病中药偏方是什么阿>

婚后,称呼上略微显得有点尴尬。本来,兰管我的弟弟、弟媳叫“叔叔、婶婶”,现在依然可以这样叫,但“叔叔、婶婶”得管她叫嫂嫂了。这还不算大问题,更为纠结的是,结婚当年还不能去乡政府里登记,办了酒席就算“合法”了。结婚了还不能生孩子,无论我多么地喜欢孩子,也得等到兰“长大”。生了儿子了,还要改个生日去报户口,结果连独生子女证也没有领。有朋友、同事、老乡碰到我,总有几个爱调侃的:“老牛吃嫩草,麻烦事情多着哪,你这才刚刚开头哦。”

相差十三岁,就是“老夫少妻”了?我还真有点不服气。我三十多几岁,就有那么老吗?所以有时候,我还真的有点羡慕年龄相当的夫妻,不说代沟、鸿沟,差异毕竟有的,那就得靠我们双方去慢慢迁就、适应了。

后来我也索性不出去打工做生意了,在老家开了家杂货店,她当然也不可以开钟表修理店,否则就是跟她爸抢生意了。我们把杂货店叫做“君子兰杂货店”,这倒不仅因为我们都喜欢君子兰花,还因为我的名字有个君,她的名字有个兰,“子”当然是代表我们的儿子了。

有一天,兰说,我们开个书店吧。我说,乡下人的素质不是很高,文化氛围也不好,开书店只亏不赚。她说,譬如买给我看啊,是一本书让我们相识的哦。”我想想也是,是书产生爱情,是不是该用书去维持婚姻啊?我说,你不是说是一盆花产生的爱情吗?那就开花店吧?兰说,那不行,我也就只爱兰花,你以后也不能喜欢其他花。拗不过她,于是,我们办了文化许可证,把书店叫做“君子兰书店”,正儿八经地做起图书出租的生意来。

有一次,我们到义乌文化市场去进一批书,为了省钱,夜里不住旅馆,就在市场旁边坐等天亮。天快亮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睡着了,醒来后,压在脑后的包不见了,两万元钱不翼而飞……

那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两万元钱不是小数目。我们站在婺江边发呆、流泪,真有“欲把婺江作乌江”之感。那场灾难差不多让我们一蹶不振,但让我们之间的有了升华。回到家里,兰突然问:“那盆君子兰花呢?”我呆了呆:真的啊,这几年只顾着店门口那几个鲜红的店招——君子兰,却忽视了那盆开着橙黄色花的君子兰,这会儿不知道丢哪儿了。我心说,即使是已经属于我的花,也得时时放在心里,也得时时去浇灌、去打理啊。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这时,我渴望_散文网

下一篇:雪———我恨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