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情分(小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书本网

情分

魏建国又从抽屉里拿出了那两张信纸。他从上到下看了个遍,轻轻的放到在桌子上。这不是两张普通的信纸,它是魏建国儿子上邀请的来宾名单。放下信纸,魏建国走到挂历前。他看了一眼,扭头对妻子张玉萍说:“我说,该通知了吧?只剩下一个多月了。”张玉萍坐在沙发上,眼盯着电视,她不紧不慢的说:“提前一个月通知也不晚!”然后扭过头说:“你着那门子急呢?”心想话:真没出息!儿子,就跟他要当新郎似的,早早的拟好了来宾名单。一天看几遍,那两张信纸都快揉烂了。

魏建国看老婆不同意,他就说;“先给关系好的通知吧?”张玉萍知道他所说的就是赵国庆!赵国庆是魏建国的铁哥们、现任区教育局局长。他和魏建国的交情要追溯到穿开裆裤的时候。虽然现在当了局长来往少了,但他们的情分还在啊!理应先告诉他一声。想到这儿张玉萍说:你给他通知吧!

得到了老婆的允许,魏建国立即拨通了赵国庆的手机:“国庆啊!儿子五一结婚,你和晓菊一定要来啊!”电话那头笑声朗朗:“啊?这么快?哈哈!恭喜!恭喜!那是一定的!”两人又寒暄了几句,魏建国才放下电话。他无不得意的来到张玉萍面前:“怎么样?无论怎样,他都是我的铁哥们,他都会来滴”张玉萍撇撇嘴:“那不一定!人家是领导,忙!”张玉萍把这个“忙”字故意说的很重、拖得很长。魏建国笑笑说:“你呀你!你有我了解他吗?哈哈!不和你说了,我要睡觉喽!”魏建国哼着小调走进了卧室。

半月后,魏建国两口子通知了所有的亲朋。婚礼的一切准备都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两口子白天忙着置办婚礼用品,晚上忙着接待上门送礼金的亲朋好友。按当地习俗,能上门来送礼金的都是亲戚和要好的,表示对这场婚礼的重视。礼金数也会不菲。而一般的朋友则在婚礼上随礼,礼金数也会相对少一些。所以,魏建国认为,赵国庆怎么也得来家一趟吧?不为别的,就为他俩这关系、这情分。可是直到婚礼的前一周,赵国庆也没露面。张玉萍忍不住了:“你的铁哥们就这么忙吗?再忙也得过来看看吧?唉!领导就是领导,人家瞧不起咱们这小老百姓!”“说什么呢?这不是还没到日子吗?我们是发过誓的铁哥们!”魏建国在极力庇护着赵国庆。( 网:www.sanwen.net )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他比张玉萍还着急。他的话音刚落,张玉萍又说了:“你呀!你就向着他吧?你以为他还能记着你们的情分吗?他还能记着你对他的帮助吗?哼!我不信!”说完,转身进卧室睡觉去了。

张玉萍的一席话把魏建国说的哑口无言,他在沙发上默默的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走进卧室。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张玉萍在旁边已发出了均匀的鼾声。她那句“你以为他还记着你们的情分吗?”话一直在他的耳沧州哪里有羊癫疯医院边回响。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国庆真的忘记了我们的情分吗?他真的瞧不起我们了吗?我与他的情分可非同一般啊!唉!还是再等等吧!”

魏建国与赵国庆的情分确实不一般。两人从小住一个院;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下乡还在一个生产队;同年同月同日生,都出生在国庆节。太多的相同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他们一直都很要好。魏建国都不会忘记,当赵国庆从农村当兵走前,他们俩在一个风轻月圆的晚,来到村外的空地上,双双跪地对天盟誓:“我们从今日起结为生死兄弟,没有血缘的亲兄弟。”当时魏建国拽着赵国庆的手说:“国庆,从今天开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赵国庆也拉着魏建国的手说;“建国,从现在开始,你的事也是我的事!”没过多久,魏建国就回城进企业做了销售。又过了几年,赵国庆转业回到区教育局做了武装干事。后来,他们两人都相继组建了家庭。再后来,魏建国下海了。

魏建国下海后开办了一家公司,主营机床设备。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日子也过的有滋有味。而赵国庆在那个清水衙门里,虽饿不着,也活不旺,日子过的紧紧巴巴。那年,他好不容易分到了一套住房,却没钱装修。魏建国掏腰包请人装修,又买来沙发和家具。把赵国庆两口子的不知说什么好。魏建国却说:“什么都别说,谁让我们是铁哥们呢?”赵国庆接过话茬说:“我的事就是你的事,对吗?”魏建国点点头,两人都笑了。那几年,两家人好的像一家人似的。魏建国从经济上没少帮衬赵国庆。

魏建国为人实诚、讲信用,从不拖欠别人的货款。而别人却连蒙带骗欠了他不少的钱,在几度讨薪无果的情况下,他的公司被迫关闭了。没有了经济来源,魏建国顿时陷入了的困境。也就从那时起,两家关系也逐渐疏远了。

而这时随着改革开放,国家对教育的重视度加强。广大民众也认识到了知识的重要性。不少家长为了让自己的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不惜一切代价为择校托人、拉关系、塞钱。昔日的清水衙门如今门庭若市,变成了创收大户。工资节节攀升,福利越来越好。赵国庆家的日子如芝麻开花节节高了。两口子吃喝穿戴都讲究了起来。特别是赵国庆坐上了区教育局局长的位置后。那就更不得了,两口子身穿名牌,有自己的专车。房子越住越大不说,还空着好几套。

经济上的悬殊,使两家几乎没有了来往,昔日的一对兄弟也几乎断了联系。但魏建国从没责怪过赵国庆,他认为作为领导,赵国庆应该有自己的人脉、有自己的圈子,尽量不去打搅他。要不是这次儿子结婚,他不会主动去找赵国庆的。

那天,赵国庆接到魏建国的电话后,就给老婆王晓菊说了。半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王晓菊突然坐直了身子:“你说什么?建国他儿子要结婚?”赵国庆笑着答道:“是啊!没想到吧?哈哈!这小子还真有本事!”王晓菊想了会儿说:“你说现在的子哪个不是看中男方的钱财?就建国那破家,还能讨来儿媳妇?”中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她停顿了一下又说:“想必这个女孩也不怎么样!”“说什么呢?你怎么知道人家女孩不怎么样?人家儿子有本事!”她不顾赵国庆的呵斥继续道:“你说,咱家儿子要什么有什么,怎么就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唉!我什么时候也能当上婆婆呢?”

提起儿子赵国庆就气不打一处来:“还不是让你惯的?都二十五了,他能做什么?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王晓菊蹭的一下站起来“奥!不好了,都是我惯的?你难道没惯吗?你.....”

一看王晓菊火了,赵国庆连忙退让:“好了,都是我惯的,行了吧?”王晓菊“哼”了一声又坐在了沙发上。他又接着说:“我们明天去建国家看看,给他们拿五百块钱吧?”王晓菊把眼一翻:“拿多少?五百?”“恩,就我俩这关系,五百都不多,应该拿一千!”王晓菊斜眼看着他说:“哟!你还挺大方的!我都不明白了,你还和他燃什么?他现在生意也不做了,穷的叮当响。你给他随得多,等我们儿子结婚时,他不得还要还的多吗?我怕他还不起......”赵国庆打断她的话说“这不是碍着我俩这情分吗?我们不是铁哥们吗?他当年给我们贴了多少,你都忘了?”王晓菊厉声打断赵国庆的话:“再铁,你们现在也不是一路人了!你想想:依他现在的处境,接触的又都是些没钱没势的,没有丁点的利用价值。我知道他当年有恩于我们,可我们后来也还了呀!我们已经不欠他的人情了!你干嘛还念念不忘?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听老婆这么一说,赵国庆不吭声了。别看他是个局长,在外吆五喝六的,可他在家得听王晓菊的。那是因为他这个局长的职务是老婆活动来的。赵国庆沉默了一会说:“照你这么说,婚礼我们就不去参加了?”“去啊!干嘛不去?不去还不得有人戳你的脊梁骨吗?”“那我们怎么去、怎么随礼啊?”王晓菊笑着说:“我们在婚礼上随礼,吃完喜宴就回家”赵国庆“啊”了一声:“这样做合适吗?”王晓菊把脸一沉;“那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这样做已经给足了他面子,他高兴来不及呢!好了,就这么定了,睡觉!睡觉!”说完,她站起来向卧室走去。边走还边说“我倒要看看,他的儿媳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赵国庆坐在沙发上,怎么想都觉得这事做的不妥。无论怎样,魏建国都是自己盟誓的铁哥们,说什么也得提前去看看,送上个千儿八百的,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这几年,建国也过的艰难,自己也没帮过他什么。一直感到挺内疚的,现在,他儿子结婚,刚好是个机会。再说了,那几年建国给自己家贴了多少?可是,王晓菊她......太势利、太抠门了,她想断了这层关系。还是个光进不出的主,拿点钱出来就像要她的命一样。平日里,自己的工资卡、奖金、所有的收入她都掌控着,现如今需要钱了拿不出来。赵国庆“唉”了一声,又猛拍自己脑门一下。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站起身走进了卧室。

一周的很快就了,明天就是儿子结婚的大喜日子。魏建国两口子送走了最后一拨客人武汉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已是半夜时分。张玉萍实在累得受不了就先睡了。魏建国则靠在沙发上,微闭着双眼想心事:“该来的几乎都来了,不该来的有的也来了。唯独国庆两口子没来。国庆啊,国庆!儿子结婚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当回事,难道你真的忘了我们的誓言、我们的情分、我这个兄弟了吗?你知道吗?我提前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来家一趟,我们见一面,也好借此叙叙旧。可你......唉!你让我好失望呀!”想着想着,魏建国靠着沙发睡着了。

婚礼的场面热闹非凡。魏建国两口子忙的不亦乐乎。在喜宴即将开始时,赵国庆两口子走进了婚礼现场。他们穿着体面,打扮时尚。给婚礼现场增色不少,也让魏建国感到了些许的欣慰:“赵国庆没有忘记我!他没有忘记我们的情分,我们还是铁哥们。”待他们在贵宾席上落座后,哥俩寒暄几句,魏建国就忙着应酬去了。

婚礼仪式结束后,喜宴开始了。一对新人给来宾敬酒,王晓菊近距离看到了新娘子。新娘子身材高挑,瓜子脸,柳叶眉,杏仁眼,皮肤白皙。举止温柔大方,神情超然。把王晓菊看的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这时,她又听到邻桌有人议论:“新娘子不但漂亮,还有学历,家境也好。”她小声对赵国庆说:“我都想不通了,这么好的女孩怎么嫁到了他家?”赵国庆笑笑说:“怎么?羡慕了?”她嘴一撇“哼”了一声心里话:“岂止是羡慕?简直就是嫉妒和恨。”此时,她最不想看的就是魏建国两口子那得意的神情。她拉着赵国庆的手:“我不舒服,我们回家吧?”“这不合适吧?怎么也得等建国两口子来敬完酒吧?”这次赵国庆没听从老婆的话。等魏建国两口子敬酒后,王晓菊拉着赵国庆逃也似的离开了酒店。

待婚礼结束后,魏建国两口子回到家整理礼单和礼金时,张玉萍才看到赵国庆两口子只随礼一百元,她顿时火冒三丈,对着魏建国吼了起来:“我们的酒席一千八,还不带烟酒糖果!他们两口子随一百元,他们是来吃大户的?还是来恶心人的?这就是你的好朋友?你的铁哥们?”魏建国连忙安慰道:“随礼不在多少,有心就行”张玉萍双眼一瞪“你还替他说话,你看看!”说着她把礼单摔在了魏建国的面前。“哪个来宾不是每人至少随二百元,他连个一般的朋友都不如,他是在打发要饭的吗?他太不像话了吧?”张玉萍嘴唇哆嗦着,越说越气。

看着老婆生那么大的气,魏建国也感觉赵国庆做的的确过分:“国庆啊!国庆!你怎么能这样?你让我说什么好呢?”他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说“行了!他随的少,等他儿子结婚时我们也还的少。这不是挺好吗?干嘛生那么大的气?”看老婆还低着头生气,他又说“好了,你只当他是个一般朋友。儿子结婚,这是个大喜事,你看我们家儿子那么优秀,又娶了个那么好的儿媳,多少人都羡慕呢!我们要高兴才对,来来来,我们来看婚礼的录像。”说着,他坐在了张玉萍的身边。

魏建国在儿子结婚后不久,就找了份工作。儿子懂事,儿媳贤惠、老婆又能干。魏建国家的日子越过越好,虽谈不上沈阳癫痫病治疗贵吗富裕,一家人却过得温馨和睦。

而赵国庆却不然了。从婚礼现场回来后,羡慕、嫉妒、恨一直燃烧着王晓菊。她把这变成了疯狂敛财的动力。凡上门送礼者一律不拒,借着局长夫人的身份到处招摇撞骗。还经常给赵国庆吹枕边风:“局长不能做一辈子吧?何不趁着在位儿上多捞点?”枕边风使赵国庆丧失了原则。学校的基建工程、学生的早餐供给、校服的制作都由他说了算。有没有资质、有没有健康证、达不达标他都不过问了,谁给的回扣多就让谁做。

王晓菊的疯狂与张扬给赵国庆带来了厄运。没多久便出事了,学生们饮用了过期的牛奶,发生了大面积的腹泻。上级撤了赵国庆这个局长的职务,留原单位查看。还有一些经济问题查处。一夜之间从天上掉到了地上,这种落差使赵国庆两口子一时难以适应。昔日的门庭若市,如今却冷冷清清。他们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自从职务被撤后,赵国庆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他白天几乎都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茶饭不思,只是一根接一根的抽烟。这不,马上都中午了,他还没吃早饭。王晓菊端着饭来到他面前:“我刚热过,你吃点吧?”他头也不抬:“不吃!”王晓菊哀求道“求你了,吃点吧?”他猛地一抬头,瞪着血红的眼珠厉声呵道:“我说过多少遍了?不吃!不吃!你烦不烦?”说完气哼哼地把头扭到了一边。王晓菊无奈的又把饭端走了。

这时,门铃响了。只见王晓菊快步向门口走去。赵国庆想:这能是谁呢?几天来,还没有人来过。门口传来王晓菊惊奇的话语:“啊!怎么是你?快进来,快进来!国庆,你看谁来了?”赵国庆抬起头:“啊!建国,你怎么来了?”他连忙起身“来来来,快坐!快坐!”“哈哈!我来看看你!”魏建国爽朗的笑声让赵国庆感到很亲切。

魏建国刚坐下,赵国庆就支支吾吾的说:“建国,我,我......”魏建国握住他的手说:“国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那你.....”“我害怕你挺不住,来看看你!”听魏建国这样说,赵国庆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他哽咽着:“建国!几天了,没人来看我,只有你还想着我。谢谢!”魏建国瞪他一眼:“说什么呢?谁让我们是兄弟?是铁哥们呢?你忘了我们的情分吗?你忘了我们当初的誓言了?”赵国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而又说:“建国,前几年对不起你!我......”魏建国打断他的话:“的事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就说现在。”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你要好好接受审查,把自己的问题向组织上交代清楚,争取宽大处理。无论结果怎样,都要按时吃饭,保养好身体。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两人站起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后,魏建国又回过身握住赵国庆的手说:“回去吧!我你!再见!”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赵国庆望着魏建国的背影说了一句:“这就是情分啊!.....”

五十玫瑰 2013.7.20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树屋(3关注留守儿童题材的中篇小说)_散文网

下一篇:落寞鼓楼旁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